扶摇而上婉君心

初相见,他七岁,她三岁,耀眼的阳光照射着女童眉宇间的一点胭脂痣,红的像要滴血一样,满目的桃花,清风徐来,花瓣飘落间迷了谁的眼。
晚枫无眠 古典架空

傲娇狂妃霸上腹黑王爷

她是青云国众所周知的废物,却出生在古老的斗气家族落家。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杀手,却莫名穿越而来。再次醒来她变成她,她傲娇轻狂,她不再是废物,而是二十一世纪的顶尖杀手。他是幽冥大陆的王者,却被她的傲娇轻狂所吸引。“你只能属于我!”她傲娇的抬头勾起嘴角,食指勾住他的下颚。“你只能是我的!”在众人嗤笑的眼神中他霸气轻狂“我准了。”颔首应允,温润霸气轻狂的他为了她成魔,为了她癫狂。所有的温柔都属于她。
莜甍 古代情缘

穿越之异世寻骨

无情不似多情苦,情爱,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 莫寻爱了他两世,被他伤了两世。 孩子没了,最后性命是不是也要给他? 骨无情已经把她爱到了骨血里,纵然她最后变得冷漠,他还是想用自己最后的时光来弥补她,不是不爱了,不是想伤害,人生在世,哪能事事如意? 情蛊是她用自己的血交换,从此万箭穿心,他回忆起前世,自己原来只是那个女人的替身,正品回来了,她还算什么? 她和她原来是同一个人,只怪自己有眼无珠,有心若无,竟害她落到如此下场。 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却因命运的玩弄,心,血肉模糊,身,伤痕累累。
李清词 穿越奇情

主子,请留步

双眸似水,略带冰冷,直到看到了那抹白,满眼的笑意隐藏不住,水灵灵的杏眼清澈无比,微微撅起的红唇仿若夏日樱桃般,红的透亮,俏皮又充满灵气,眉间的一抹梅印,像是绽放的一抹红,妖艳又夺目,衬得她格外的动人。   一抹白衣坐在画舫中,黑玉般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白衣胜雪,温润儒雅,一双深邃的幽瞳略带寒意。一架古琴静静的放于身前,修长的手覆于琴弦上,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捧脸杀 穿越奇情

快穿之男神别走了

嗯哼,彼岸花间她等了千年,却等不来他… 那我去寻你可好? 被天道抛弃?没事,有我。灵魂成为碎片?没事,千千万万个世界我找你,你等我就好。 签下不知名的契约,成了被幽夜殿“奴役”的,呵呵,谁让她有求于人呢? 穿越轮回各个世界,带着原主所有的感情,看见渣男渣女,她恨不得手刃了他们! 好不容易完成第一个世界, 殿主抬手扔给她一颗蛋,说是什么“神兽蛋”? 散尽第一个世界得来的150积分又欠了300积分的高利贷终于孵出了神兽蛋! 自此,做任务,得积分,虐渣,走上人生巅峰,迎娶高富帅! 外冷内热校草&纤尘不染神医师傅&智勇双全大将军&双重人格&可爱正太&青梅竹马…………………
YunHM 时空穿梭

公子佛缘

她安安静静地听着佛法心经,怎么突然就要下凡历劫了呢? 他好好的做着一国太子,怎么突然就被逐出皇城了呢? 他要拿回天下,她要担负责任。 ---唐缘珅,我以天下为聘礼迎娶你,你敢接吗? ---回陛下,微臣不敢。 可是盛世你知道吗?我这繁华又可笑的一生,皆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你和我,就像这折子上早已写好的戏文,是悲是喜,咱俩谁都逃不过,且走,且看吧。
郑不乔 古典架空

原谅我太爱你

结婚吧!世上最简单却又最深重的承诺,才最让人心安!你若不愿,哪怕折你双翼,我也要拉着整个世界用我的一生跟你耗!
颜舞殇钺 民国情缘

穷追不舍:放倒傲娇前女友

【宠文1v1】两年前,有人问凌湘,“为什么你能从人群中一眼看到陆陶之?” 凌湘:“因为我感觉他在发光呀!” 有人又问,“为什么你走到哪里都要拉着陆陶之的手?” 凌湘挽着某男的手臂,凉凉的看了对方一眼,“你小时候老师没教过你贵重物品要随身携带吗?” 两年后,有人问陆陶之,“陆先生,您有什么缺点?” 陆陶之:“缺点凌湘。” 有人又问,“陆先生,您为什么喜欢凌小姐?” 陆陶之脸上挂着宠溺的浅笑,沉吟了片刻,“因为她身娇体柔易推倒。” 某天,凌湘揉了揉酸疼的腰,爬墙出逃,却被某男一个壁咚,抵在墙角,“乖,跟我回去,我有一条祖传的染色体想要送你。”
半含月 豪门世家

农门贵妻:将军家的小娘子

一觉醒来,成了病弱老夫子的冲喜新娘。家徒四壁,生活贫瘠,时不时还要提防那些黑心村民的算计,于是,悲催的她化悲伤为动力,决定靠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然并卵,身边有了一个素爱拈酸吃醋的相公,徐银乔表示累觉不爱。 某日,银乔穿着花里胡哨当街翩翩旋转,某男眼一瞪,脸一黑,拂袖:“放肆!这成何体统!” 某天,银乔和一男子握手言谈,某男的脸拉的老长:“男女授受不亲,娘子要矜持。” 真是奇怪,他们只是打伙过日子,又不是真的夫妻,他为什么总是横加干涉?
姬宝络 经商种田

娇妻水嫩嫩:辰少,你好坏!

有预谋的一场遇见,变成两个人都无法逃脱的情网。明明是她主动靠近他,直到后来才发现,原来自己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他爱与不爱,她无法辨识,她只知道,自己的一颗心早就已经早已经遗落他的身上,而且被他无情的砸碎……
傲娇小萌辫儿 豪门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