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何年忆

“锦瑟何年,香屏此夕,东风吹送相思。”不是所有人的青春都与那些狗血的车祸堕胎有关,我的青春就是简简单单的喜欢,简简单单的只有他,这个故事简单的仿佛每天都会在你身边发生,每个人都会在故事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对他的喜欢可以追溯到一开始,而他对我的喜欢恐怕不及我的五分之一,但青春嘛,就要对喜欢勇敢一点。简单的想把我的故事讲给你们听。
白容若 青春校园

公子佛缘

她安安静静地听着佛法心经,怎么突然就要下凡历劫了呢? 他好好的做着一国太子,怎么突然就被逐出皇城了呢? 他要拿回天下,她要担负责任。 ---唐缘珅,我以天下为聘礼迎娶你,你敢接吗? ---回陛下,微臣不敢。 可是盛世你知道吗?我这繁华又可笑的一生,皆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你和我,就像这折子上早已写好的戏文,是悲是喜,咱俩谁都逃不过,且走,且看吧。
郑不乔 古典架空

神医农妃:病夫独宠小丑媳

她堂堂神秘组织的圣手名医居然穿越成了爷奶不亲姑伯不爱的胖丫头? 要认命?没门! 她庄沐澜开空间,炼神药,发家致富,小事一桩,变美丽成美女不在话下,虐渣惩恶更是乐趣多多。众人忍无可忍,求神拜佛找人娶她。 病男人一纸婚书签了她。 “病成这样,你行吗?”庄沐澜扬眉挑衅。 新婚之夜,男人精神抖擞,“胖澜澜觉得为夫还行吗?” “精干巴瘦,没看头,”庄沐澜扶腰下地,拒不承认。 “那为夫只好再来一次”男人二话不说将人拐了上来……
秋风不语 经商种田

重生校草男神:霍少,狠强势!

【重生虐渣爽文,女扮男装,1v1,女主狠嚣张,狠痞,忒坏!】特种兵一朝穿越,变成了弱渣高中生,虐渣男,惩恶霸,文武双全,纵横文坛,登坛歌顶!他是最炙手可热的影帝!也是娱乐圈最年轻有为的大佬,缔造了神话般繁荣的娱乐帝国。然而,却没人知道,“他”竟然是女人!她霸道宣布:“天下之大,我才是王!”而一人,始终伴她左右,他说:“我愿为你,披荆斩棘,所向披靡!”
白景景 异能超术

一丹之缘

从一宗的大小姐成为漂泊之人,再落入洛月国成为一名渔女,带着两个小包子往富康方向,却发现原来这家子有个将军父亲,从一名普通渔女成为将军之女,再到王妃之位,然后发现这竟然是一个玄幻世界,所谓的武功不过是修炼的法决。 从出世那刻就身负仇恨,这份仇恨是舍弃还是背着呢? 某王:不用怕,你的仇恨我来背,你的一生我来护,愿护你一世安。 颐诺:你是我的人,你的仇恨就是我的仇恨,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乐壳 穿越奇情

娇妻水嫩嫩:辰少,你好坏!

有预谋的一场遇见,变成两个人都无法逃脱的情网。明明是她主动靠近他,直到后来才发现,原来自己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他爱与不爱,她无法辨识,她只知道,自己的一颗心早就已经早已经遗落他的身上,而且被他无情的砸碎……
傲娇小萌辫儿 豪门世家

一试成婚,总裁太腹黑

“我警告你,答应跟你结婚,可没允许你碰我!” 从未有一个新娘子会在洞房花烛之夜手握着水果刀面向新郎,可是夏青青做了,而且做的彻底。 只见磨得锋利的刀面对准新郎脖颈的动脉,再深一分便会血流满地。 哪知新郎却只是勾了勾唇,淡然一笑回答:“来,往这里,狠狠的割!” 带有梦靥的面瘫妹子和腹黑潇洒的专情大少,当一对一深陷其中,当年的真相却被揭开。 “那个人,是你?”
小柚子茶 豪门世家

迢迢帝路牵汝星

小小女子得罪公主,反而成为公主,前朝后宫掀起惊涛骇浪,尘封多年的真相让她拼尽全力,步步为营。锋芒毕露之后,亲兄的追杀和天下的权势让她狠心诛兄继位。 一朝为帝,身边之人悉数倒下,心爱之人成为永远不能成就的眷属。后来,她在前朝叱咤风云,他在边疆守卫山河。一场预谋已久的阴谋让他身披沙场,而彼时,一封迟来十五年的信笺悄然而至…… 为了他,她单枪匹马冲进敌国手刃仇敌。弃帝位,行天下,耳畔犹记:即使世间冰封,我也会奋力留下一丝心火,为你造一方温暖! 她含泪转眸,瞳中映出那久违的温润如玉……
墨竹潇湘羽 古代情缘

农门贵妻:将军家的小娘子

一觉醒来,成了病弱老夫子的冲喜新娘。家徒四壁,生活贫瘠,时不时还要提防那些黑心村民的算计,于是,悲催的她化悲伤为动力,决定靠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然并卵,身边有了一个素爱拈酸吃醋的相公,徐银乔表示累觉不爱。 某日,银乔穿着花里胡哨当街翩翩旋转,某男眼一瞪,脸一黑,拂袖:“放肆!这成何体统!” 某天,银乔和一男子握手言谈,某男的脸拉的老长:“男女授受不亲,娘子要矜持。” 真是奇怪,他们只是打伙过日子,又不是真的夫妻,他为什么总是横加干涉?
姬宝络 经商种田

妻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

她是发光发亮的大明星,一出场便是众人追逐的焦点 唯独他是例外。 他坐拥半壁娱乐江山,终日莺声燕语缭绕 哪看得上她这手腕凌厉心机深沉的人 婚姻于他,不过是互惠互利的交换 直到一晌贪欢,意外怀孕 他执她的手宣布,要为她补上最盛大的婚礼 她也誓要退圈为他洗手作羹汤,相夫教子,一世安稳 奈何,世事不能皆如愿。见到那个女人,她才知道 他心心念念的人,美好到让她自惭形秽 她认命,ok,离婚 怎知他,不爱她,也不肯放了她 罢了罢了,惹不起还躲不起? 她走,去欧洲,去非洲,去东南亚 却和他天天偶遇,处处撞见,没脸没皮地霸着丈夫的位置 击退她所有的追求者 她无奈,狠狠踹他,“你是不是有病?” 他却扯住她的手放在胸口,“是,失心疯,病了好些年。”
银丹草 娱乐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