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金属义肢

2015年12月9日,某小区内。

  袁虎坐在轮椅上,目光没有焦距的对着不远处的窗户,深蓝色的窗帘将窗户遮挡的严严实实,让卧室显得有些昏暗。

  “哎!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吗?”

  许久之后,袁虎苦笑一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臂,虽然有着衣袖的遮挡,可是从露出的手掌能够轻易的看出这双手臂是义肢,一对金属义肢。

  实际上不只是这一双手,袁虎的双腿也同样被一双义肢所代替。

  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一年前的一起车祸。

  车祸不但对他的四肢造成了无法修复的骨折,让他不得不节肢,同样,也让他错失了英雄联盟职业总决赛。

  不,不单单是无缘一次总决赛而已,现在,他这辈子都再也无法与英雄联盟有什么交集了。

  “职业玩家?呵呵。。!”袁虎惨笑一声,转头看向不远处墙上贴着的一张海报,上面英雄联盟的标志是那样的刺眼。

  轻轻的转动轮椅,袁虎缓缓地靠近墙边,然后艰难的想要抬起金属手臂去碰触一下那个熟悉的标志,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手臂都依然纹丝不动。

  “义肢。。动都不能动一下的义肢,要来有什么用?”袁虎双眼微红,激动之下双臂猛地用力,因为惯性的关系,整个身子从轮椅上滚落下去。

  “嘭!”

  一声闷响,袁虎的太阳穴好巧不巧的撞在了旁边的桌角上,随后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袭来。

  在昏迷之前,袁虎模糊的看到墙壁上的那张英雄联盟海报好像化作了一个黑色的漩涡,紧接着一股难以抗拒的吸力从漩涡中而来。

  。。

  。。

  “好痛。。!”

  床上,一位黑色短发,身材消瘦的少年紧闭着双眼,口中不断的发出阵阵呢喃,显然是在神志不清之中。

  少年十六七的模样,皮肤细腻,眉宇清秀,若非那一头短发和那微微凸起的喉结,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这是一位女孩。

  “少爷?”一声呼唤传来,一位女孩端着一盆水从屋外而来,手臂上还挎着一块毛巾。

  这女孩身穿一身洗的有些发白的粗布衣服,因为身材娇小的关系,衣服显得有些大,看起来有些不合身。

  “少爷,你好点了吗?”女孩来到床边,将手巾浸湿,然后轻轻的为少年擦拭起脑门。

  少年迷茫的睁开双眼,当目光看向女孩的时候才有了一些焦距,随后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头好疼,我。。我这是在哪里?”

  “少爷,你当然是在家里了。。!”女孩有些担心的靠近,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少年的瞳孔,正准备继续说什么,却发现少爷脑门上渗出豆大的汗珠,整个人脸色苍白无比。

  “少爷,你怎么了?别吓我啊!”女孩焦急万分,一时间吓得有些手忙脚乱。

  这个少年正是袁虎,此时,他的脑海中钻出无数个画面,随后,一个名为尼古拉斯的少年出现在画面之中,那些画面一张又一张的迅速跳动着,紧接着化作记忆洪流与袁虎的记忆渐渐地融合在一起。

  刺痛,难以忍受的刺痛,在记忆的融合过程中,袁虎躺在床上不断的挣扎着,整个身子如同一个虾米似的弓着,不停的颤抖。

  也不知过了多久,袁虎的表情渐渐舒缓下来,随后身子也不再颤抖了,再一次沉睡过去。

  当袁虎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猛地睁开双眼,随后身子如同弹簧似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穿越了?我竟然穿越了?”

  “哈哈哈!”袁虎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如同做梦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紧接着又掀开被子,在自己的双腿上用力戳了几下。

  “尼古拉斯。。谢谢你的身体,谢谢你给了我完整的手脚!”

  袁虎的脸色因为激动而显得有些涨红,他僵硬的从床上下来,由于长时间坐在轮椅上,让他一时间竟然有些不适应用双脚走路,刚刚下床的时候还险些摔倒在地上。

  尼古拉斯,正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而袁虎,现在只不过是借着尼古拉斯的躯体穿越罢了。

  “男爵?没想到尼古拉斯还是一位世袭男爵啊!”袁虎的目光随意的扫视一下房间,虽说是世袭男爵,可是尼古拉斯的家看起来却非常的落魄,房间里的摆设非常简单还有些破旧

  没错,就是落魄了,男爵的爵位本就不高,从尼古拉斯的爷爷开始,传到他这里已经三代了,再加上尼古拉斯的父母死得早,落魄倒也不稀奇。

  “母亲早产而死,父亲因为思念亡妻郁郁而终。。尼古拉斯的命运还真是凄惨啊。”

  袁虎摇摇头,随后意识到自己现在就是尼古拉斯,曾经尼古拉斯的父母不也是他的父母吗?

  按照融合而来的记忆,袁虎对自己现在所在的世界已经有了不少了解,这是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而他所在的帝国名为光芒帝国,乃是辉耀大陆上的人族四大帝国之一。

  袁虎摆弄着手指,从清醒之后,他的手指就一直没有停过,有手有脚的感觉让他爽透了。

  “剑与魔法的世界。。一不小心会死人的吧?”袁虎舔了舔嘴唇,尼古拉斯的身体强度不但非常差,而且还是一个魔武废人,已经十六岁了竟然连一点魔力或者斗气都没有修炼出来,甚至在小镇里还被人按上了一个废物男爵的名号。

  这样的人在这实力为尊的世界里只怕要一辈子弯着腰做人吧!

  袁虎叹了口气,现在这具身体是他的,又该让他如何自处?

  “少爷?你醒了怎么也不叫我一声?快点上床躺着,你的身体还虚着呢!”

  一个女孩从门外而来,明亮的双眸看到袁虎之后露出一丝担心,连忙上前推着袁虎的胳膊,把袁虎拽到了床上。

  “玛琪,我没事了,而且大半夜的,你这么粗暴的把我按在床上,不会是想乘人之危吧?”袁虎轻笑一声,因为来自尼古拉斯记忆的影响,这一句调笑完全是下意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