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九百九十九次的失恋

天空下着朦胧的细雨,已经是秋日最后的时分,雨水毫不留情的带走了日落后的最后一丝温度。

  在大树不远处是一波碧绿的秋水,在细雨中荡漾出无数涟漪。冰凉的水雾从湖面上泛起,让周围的温度更下一层,让这天地间更多了一份凄凉。

  在这冰冷的雨中,穿着一身青衣的少年静静的等待在一棵大树边。这棵大树位于沼泽深处的大泽中,平常绝无人来这里,光是要穿越那重重的迷雾就是一个大问题,常传出有人在这迷雾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传言。

  但是即使如此,少年依然克服了重重障碍,独自一人来到这里。身为不擅长战斗的药师,这绝非容易的事情。

  从他手脚上的伤痕就可以看出来,其中有被植物叶片切割造成的伤,也有被毒虫叮咬的伤,甚至左肩的位置还有被利爪撕裂的伤痕。

  可即使如此,他也依然努力的到达了这棵约定的树下,那些闪烁着灵光的绷带缓慢的治疗着他的伤势,让他不至于在这冰冷的雨中失去所有的活力。

  然后,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夜。

  周围没有任何人烟,只有偶尔蹿过的毒虫会叫几声,不时有五颜六色的瘴气从大泽深处飘过来,带来致命的毒素。

  这正是这片迷雾为什么凡人无法接近的原因。这雾气本身就孕育着强烈的毒素,不服用相对的灵药只要闻到那些瘴气就会被这些毒素侵入身体,最终一命呜呼,尸体自然也就成了生活在这里的毒虫的晚餐。

  当第四天的太阳从地平线的那一边升起,少年睁开了疲惫的眼睛,黑色的瞳孔中充满了无奈和自嘲。

  “第九百九十九次了吗?”在初阳的照耀下少年的脸上满是大滴大滴的水珠,分不清楚那是这三天三夜等待中落下的雨水,还是泪水。

  拿起手中的一本破旧不堪的笔记,少年轻轻的翻到最后的一页,拿出了笔。

  这个动作无比的艰难,光是拿出这支笔看上去就耗尽了少年剩余的全部体力。

  这本破旧不堪的笔记总共有一千页,其中九百九十九页上都写满了文字,并且每一页上面都有一张画像。

  此刻,少年翻到的是最后的一页,有些破旧的书页上,穿着绿衣,怀抱中有着一只三眼布偶的少女正微笑着,赤裸着双脚踩踏在碧绿色水波上。

  那雪白的脚踝,纤细的手腕,柔弱的身躯,给人一种易碎艺术品的感觉。

  少年依然记得两人相遇的时刻,正是在这个地方,正是这小湖前。在这本破旧不堪的笔记中,这是极少的拥有着温暖回忆的书页。

  所以,他在这里等待着,等待着她的到来。

  因为他和她有一个约定,而现在正是那个约定实现的时间。

  然而,她没有来。

  或许她已经忘记了这个约定。

  或许她已经有了新的朋友,再也不需要来到这里。

  或许她只是太忙了,忙到无法及时来这个地方。

  少年替她想了很多很多个理由,少年并没有怨恨她,少年只是充满着遗憾,因为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他喜欢她,因为她是他记忆中不多的温暖,两人曾经在这颗树下一起牵手,尽情的想象着各自的未来。

  在他的人生中,这是少有的幸运,是他在这里等待了三天三夜的理由。

  可惜,这次的结果也没有任何改变,一如他过去的九百九十八次一样。

  最终,少年在书页上划下了大大的一个叉,带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这棵大树。

  他知道,自己又失恋了,第九百九十九次。

  少年离开后的那天晚上,清澈的湖水突然变成了惨绿色,无尽的绿光中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湖面上。

  一只雪白的小手挣扎着想要从这个漩涡中出来,但是天空骤然落下了无数的雷电,每一道雷电的威力都足以轰平一座小山,蓝白色的电光甚至瞬间就蒸发了这个小湖,然后全部轰击在这只小手上。

  绿色的漩涡开始猛烈的摇动,周围的空间也扭曲起来。

  最终,一次震撼天地的雷暴后,绿色的漩涡消失了,那只雪白的小手也一起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那是被天地不容之物,那是无法实现约定的她最后的努力。

  漩涡消失的瞬间,有清澈的水珠从那只雪白的小手中落下。

  …………

  “干杯!”

  “庆祝我们的情圣大人第九百九十九次失恋!”

  “哈哈哈哈,只差一点了,真是可惜啊。”

  “我还以为这次真能成,可惜了。”

  “没关系,森林还在,我等未来的仙人怎么能被这种事情打倒,我还等着我们的情圣未来给我们配药。来,喝了这一杯,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

  酒杯交错之中,今天遭遇了第九百九十九次失恋的少年正被众多穿着道袍的同门围观。

  他们都是等待着少年这次约会结果的的人,甚至还开了赌局,赌他是否能完成这一次约会,是否能实现这一段恋情。

  他们和他都同为初级仙法学院—天台山学院的弟子,也是同一届的毕业生,通过了毕业考试的他们这就要走上不同的道路。

  有的会子承家业,回到自己的故乡和祖辈一样过上一成不变的生活;有的会去上一级的学院,试图更进一步;还有的将远走海外,成为探索者的一员。

  今天就是他们这一届学生的毕业聚会,而刚刚遭遇了失恋的他如同过去一般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貌似平凡的少年有着一个让人无法直视的悲剧人生,据说从出生到现在已经连续失恋了九百九十九次。

  没有人知道这九百九十九次失恋是怎么来的,只是所有人都见过他向那些或漂亮或可爱的女性告白的场面。

  因为地处海路交汇点的缘故,这里虽然不是什么大地方,但是倒是总遇得到些大人物,其中不乏名山的淑女经过,也让这少年总是有机会找到对象告白。

  绝大部分时候这家伙的告白就等同于失恋,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居然总是对那些看上去就非寻常人家的少女告白。

  这莽撞的行为当然吃不到好果子,光是被当成诱拐犯一拳打倒的纪录据说就有上百次。如果这家伙医术不错总是可以治好自己,再加上自身战斗力接近零谁也打不赢,恐怕早就被那些美丽少女的保镖和长辈送上了黄泉路。

  他们实在是好奇,究竟是什么让这平凡的少年不自量力的向那些出身不凡的少女告白,怎么看他和她们都不处于同一个世界里。

  不过,前阵子他似乎时来运转了,居然真的交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朋友,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那气质非凡的少女可不像是这里的人,怎么看也是名山出身的大小姐,和他们这些小山出身的凡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难道癞蛤蟆终于吃到了天鹅肉?这小子真的追到了一位货真价实的名门淑女?这怎么可能,这不现实啊!

  这种疑惑和不解直到今天看到全身残破不堪从后山森林里出来的少年才打消,很显然的,这个看似幸运的小子被甩了。

  这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明明就是个战斗力为零,只有医术还算不错的凡人,哪可能高攀上那一看就是名山出身的淑女。想必那位淑女也就是一时兴起和这小子玩了玩恋爱游戏,最终腻了后就一脚踹了这小子。

  没错,一定是这样。

  “哈哈哈哈,认赌服输,我就知道这事成不了。”开盘的人是这次毕业生中身家最高的学生,也是这个初级仙法学院出身最高的人,来自黄山的黄飞。

  尽管出生号称天下仙气度最高的黄山,但是这黄飞却是天生一点苦都吃不了的富贵子弟,据说从出生到现在手中拿的最重的东西就是桃木剑。

  因为各类灵药吃得太多,又懒得修炼,结果这黄飞在这仙法时代居然成了稀有的肥胖人士,人称黄胖,并且腰围目测有从中酒桶转为大酒桶的趋势。

  这个赌局正是他发起的,结果赚了个碰满钵满,笑得他两只小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其实赌局的那点小钱对于财大气粗的他来说无关紧要,他享受的就是赌局胜利的那种成就感。

  “嗨,还以为这次可以翻盘,晦气。”

  “黄飞,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结果了。”

  “暗箱操作,一定是暗箱操作,黄飞,老实交待,那位淑女是不是和你串通了来演戏的,我就说这小子怎么可能那么幸运,居然被那么可爱的淑女看上。”

  “没错,黄胖,把我们的血汗钱交出来!”喧闹声中,毕业聚会变成了武斗会,诸多学院向“操纵赌局”的万恶有钱人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没有人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围观的少年已经消失在了聚会中。

  黑暗的道路上,少年漫步前行。

  过去的已经过去,每一天的夜晚后都是新的太阳。他还有未了的心愿,所以只能将失恋的疼痛隐藏进内心的最深处,化为那本书的第九百九十九页。

  “阿弥陀佛,少年,请留步。”佛号声中,一位穿着黄色袈裟的和尚突然出现在少年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