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好!我叫叶枫!

江南省,毗邻华夏东部沿海中心,处于长江下游。

  江南省的东部城市较为发达,而其西部则大多是山区,非常落后。

  在江南省西部崇山峻岭之中,有着一座普通的小山。这座小山高约百米,上面绿树成荫,充满了原始气息。

  此刻天色刚刚破晓,一名青年静静站在小山之上,一动不动!

  青年身材消瘦,将近一米八的身高,上身穿着一件白色体恤衫,下身一件洗白了的蓝色牛仔裤,眉清目秀,散发着一股阴柔的气息。

  在他的前方,一座新堆起的土坟矗立在那,其上有一块墓碑,上面写着——李青山之墓!

  就在这青年站在土坟前发呆之际,自一旁走过来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

  中年人看了看身前的青年,又看了看前方的土坟,不由长长叹息一声:

  “疯子,李老走的很安心,没有什么痛苦!”

  青年没有说话,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土坟,一眨不眨,似乎能够透过坟包,看到里面那位安详睡去的老人一般。

  一点点的思绪萦绕在青年的脑海,挥之不去。

  自他记事起,他便是一个流落街头的孤儿,小时候受尽别人的白眼,更是经常被人欺凌。

  后来他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不被欺负,就要比别人更狠。于是他开始反击,对于每一个欺凌他的人,他都会拼命厮打,打到对方疼,打到对方痛,打到对方哭!

  一次次被别人打的头破血流,遍体鳞伤,但是他依旧会疯狂的反抗,他只能用他那弱小的身体维护卑微的尊严。

  直到有一次他被几个小混混打的奄奄一息,他遇到了老家伙李青山!

  李青山把他带回了这座小山,抚养他成长,教给他变强!

  李青山是他的亲人,也是唯一的亲人!

  只是,这个猥琐而又严厉的老家伙还是走了,走的如此悄无声息!

  “这是李老留个你的东西!”中年人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交给青年。

  青年知道这盒子里面是什么,接了过来,并没有多看:

  “老家伙,你的愿望我会替你完成,你放心走吧!”

  青年的声音有些嘶哑,而一旁的中年人听到这话,更是摇头长叹不已:

  “疯子,你真的决定要退出暗影小组吗?这件事情要是被暗影知道,她非要活剥了我不可!”

  暗影小组,世界上最为响亮而又神秘的名字!华夏最顶尖的五人战斗小组,直接听从最高首长领导!

  而眼前的青年便是暗影小组组长‘疯子’!

  一个让全世界杀手和佣兵闻风丧胆的人物!

  “我已经决定了!”青年面色平静,转目看向中年人说道:“张部长,替我转告暗影和其他几位兄弟,我疯子不能和他们并肩作战了!”

  张部长盯着青年沉默了良久,见其心意已决,只能无奈叹息一声。疯子是暗影小组最大的支柱,他的离开,势必会对暗影小组产生巨大的影响。

  不过他知道,疯子决定的事情,即便是最高首长也无法更改,当下只能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了青年:

  “这是你要的江南大学录取通知书,和你的身份资料信息!”

  说完,张部长又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和一个红色证件:

  “既然你不肯接受最高首长给你安排的师长职务,那么将这少将证件拿着吧,这是最高首长的亲自任命!另外,这张银行卡内有五千万,是你这几年为国家所做贡献的奖励!”

  青年只是将那红色证件接了过来,并没有拿银行卡:“这张卡里的钱,你替我捐给福利院吧!证件我留下!”

  其实这些年国家给予青年的报酬已经超过了一个亿,但是这些钱中的绝大部分都被他捐给了福利院。

  张部长似乎也知道青年的所为,当下只是摇头一笑:“你这个家伙,别人拼死拼活,都是为了赚钱,而你却将赚的钱都捐了出去,真不知你怎么想的!现在全国以你的名字命名建造的福利院已经有了一百多所了!”

  张部长虽然如此说,但是他的心中对于青年异常钦佩!

  青年微微沉默,或许是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他对于钱财并不重视,反而更加关心那些孤儿的生存状况。

  “你先回去吧!记得我的事情不要跟暗影他们说!”

  “好吧!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张部长知道青年想在这里单独呆一会,当下拍了拍他的肩膀,向着一旁的直升飞机走去。

  山顶之上已经被修建的异常平整,一座木屋矗立在那,而在其一旁停放着一架直升飞机。

  看着张部长坐着直升飞机渐渐远去,青年的目光再次看向身前的坟墓:

  “上大学,是你对我的寄望!你的后人,是你的牵挂!这两件事情我一定会替你做到的!”

  青年仿若一尊泥塑一般,在坟前一站便是四个小时,直到日上三竿,方才双膝跪下,对着李青山的坟墓磕了三个头,转身下山而去。

  江城县是江南省西部的一座小县城,距离省会城市江南市还有千里之遥。

  此刻中午时分,路过江城县的火车已然开始发车了。

  由于临近开学时间,火车之上的人流很多,显得有些拥挤。

  硬座之上,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双目看向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这青年一侧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名少女。

  这少女身材曼妙,下身穿着一条白色休闲裤,将修长的双腿紧紧包裹,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翠绿色小衫,胸前的峰峦微微鼓起,散发着青春迷人的气息。

  她的面容极为美丽,给人一种惊艳之感。脸上没有化妆,但是肌肤白若羊脂,一双大眼睛水灵至极,时而散发一种迷人的光泽。乌黑的秀发垂直下来,将其完美的五官映衬的更加俏丽。

  少女似乎感受到了身旁青年的目光,当下白皙的脸上浮现一抹红晕,大方的伸出玉手,对着青年说道:

  “你好!我叫方清雪!”

  青年一愣,目光从窗外转移到身旁的少女身上,当下轻轻一笑:

  “你好,我叫叶枫!”

  青年的手掌和少女的玉手轻轻一握,便松开了。

  直到此刻,方清雪才明白,原来这叫做叶枫的青年看的不是自己。想到自己主动和对方搭讪,不由俏脸一红。

  “你好!我叫赖宏斌!”

  就在这时,只见在方清雪对面,一名油头粉面的青年也伸出了手掌,对着她微笑着自我介绍道。

  方清雪微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礼貌的伸出了玉手:“你好!”

  方清雪和对方握了握手,紧接着秀眉不由一皱,她刚才分明感觉到对方有意无意的在自己手上摸了一下。

  而对面的赖宏斌心里则是笑开了花,自他刚刚上车便被方清雪美艳的容貌所吸引,之前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搭讪,而现在正是合了心意。

  “咳咳!”

  赖宏斌轻轻提了提袖口,将自己手腕上的万宝龙手表亮出,似乎想要引起方清雪的注意。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方清雪只是扫了一眼,便将目光看向那名叫叶枫的青年,对他似乎并不感冒。

  莫非方清雪不认识万宝龙的牌子?

  赖宏斌眉头微皱,这万宝龙虽然和百达翡丽、江诗丹顿这样的奢侈级别的手表没法比,但也算是比较好的名牌了,足足花费了他三万多,足可相当于寻常大学生一年的所有花费了。

  “同学,你也是去上学的吗?”方清雪似乎对于叶枫极为感兴趣,尤其是刚才叶枫呆呆的看着窗外足足一个时辰一动不动,更是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不会吧!我看这位小兄弟手掌长了很多老茧,很有可能是去江南市打工吧!”赖宏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踩着别人,提高自己逼格的机会,当下眼睛扫了一眼叶枫的手掌,阴阳怪气的说道。

  听到这话,方清雪也看到了叶枫手上的老茧,当下以为自己说错话了,俏脸不由一红,便欲向叶枫道歉。

  “江南大学!”叶枫似乎没有听出赖宏斌的嘲讽一般,对着方清雪微笑说道。

  “啊?”方清雪一愣,紧接着俏脸之上浮现一丝喜色:“我也是江南大学,真是太巧了!”

  嗯?

  赖宏斌眉头一皱,却是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有些像农民工的小子真的是大学生,当下问道:

  “不知这位小兄弟学的是什么专业?”

  什么专业?

  叶枫一呆,却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专业,当下摸了摸脑袋,略显尴尬。

  “咳咳……叶大哥,你不会不知道自己报的什么专业吧?”方清雪看到叶枫的表情,有些傻眼。

  “等等,我看看!”

  说着,叶枫对着牛仔裤后面的布袋一掏,拿出一份折叠的不像样子的纸张。

  “还真是江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赖宏斌微楞,这才确定叶枫没有说谎。

  “临床医学专业!”叶枫面上泛出一丝腼腆的笑容,而后将录取通知书随便折叠了一下,再次塞进屁股后面的口袋之中。

  看到这幕,方清雪无语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而赖宏斌则是嗤笑一声,面上闪现浓浓的讥讽之色。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奇葩,简直就是在拿江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当厕纸用。

  此刻赖宏斌瞬间将叶枫归入没见识的土包子行列。

  “哎!学医有什么用!现在的医院,只有关系过硬才能进去!叶兄弟,别怪老哥不提醒你,你就算是读完了大学,没有过硬的关系,怕是也只能去乡下开间诊所!到时候赚的钱,怕是还不够这几年交的学费呢!”

  赖宏斌面现得色,手掌一拍胸脯,骄傲的说道:“我学的是企业管理专业,一旦毕业,直接进入我老爸的公司,到时候管理数百人,这才算是专业对口!”

  说着,赖宏斌有意无意瞥了一眼方清雪,似乎是在对其炫耀自己雄厚的家底。

  可惜的是,方清雪对其话语充耳不闻,美眸依旧看向叶枫,似乎对他更加感兴趣。

  不过叶枫并没有在意方清雪的目光,而其眼睛直直看向走廊的前方,其内幽光闪烁。

  在前方不远处,站着一名染着黄毛的青年。

  因为车厢之内比较拥堵,这黄毛青年走动的时候经常回碰到其他人。

  只是叶枫却清晰的看见,那青年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弹簧刀,随着他每挤过一名旅客,对方的口袋皆会被划出一道口子,里面的钱包也会随之掉落下来。

  PS:秋风建了微信公众号:qiufeng130217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一下,里面有本书番外,以及新书更新!免费的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