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家有古灵精怪

  湛蓝的高空像碧玉一样澄澈,游荡着朵朵棉絮般的白云,夏日的阳光如音符般倾泻流淌。周亦扬的心情亦如天气般悠闲,他早已经习惯每天拎满大大小小装着青菜食物的袋子,为家庭贡献着他那胶原蛋白日渐流失的男性肌肤。身为两个孩子的单身父亲,他非但没有在岁月的压迫下男性魅力流失,而是越来越让女人的眼球具有自拔感,尤其是中老年群体。

  他那自下巴蔓延到脸颊的络腮胡子,性感,男人味十足,差点让迎面走来的羊脂球女人尖叫,她那肥硕的手掌趁机在他的肩膀上揩油一把,闪动着一双不敢恭维的电眼当街引诱。

  类似这种老花痴,周爷早已经是久经沙场,他报以平常心,嘴角轻轻展开,云淡风轻般的一笑,身体弯曲九十度,以他男性性感的身姿替羊脂球捡起掉在地上的菜篮,迈着气派的步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惹的羊脂球在他的背后连连飞吻,流出一滴鼻血,发出一句颤抖的音调:“帅哥……”

  能拥有此资本,日后定能觅得一位如花美眷,周亦扬展开双臂仰天大笑,脖间泛起一道碧绿色的亮光,这是一枚神奇的玉如意,玉体红色,从他记事起便佩戴胸前,如意具有灵性,颜色会随心情和周围的景色而变幻。

  不妙,危险的气流蔓延而来,后面的羊脂球拖着流油的身体追赶,他立即迈开长腿,百米赛跑般向前冲刺。

  平乐嘉园,幽静雅致,临水而建,在任意一个楼层都能看到波光粼粼的水面。一排排白色高耸的住宅楼整齐漂亮,楼身爬满了一层层绿色的植物,绿白相间,色彩明快。

  周亦扬向E区6单元走去,匆匆蹬上了6楼,6是他最喜欢的幸运数字,选择楼层的时候他刻意多花钱要了6这个吉利数,保佑6能够给他带来顺风顺雨。

  按了半天门铃没有回应,他抬起胳膊撞门,撞的骨骼都痛了还是没有人给他开门。这个可是上好的防盗门,最大的特点就是隔音,他索性抬起腿,“咚咚”大踹了几脚,还是毫无动静。

  一放暑假这对小魔兽彻底疯掉,晚睡晚起,上网、看电影、玩稀奇古怪的游戏,把家里弄得团团遭。看来非得使出看家本领了,周亦扬马步半蹲,双掌前推,深吸了一口气,用气功从肺部发出一种特殊的声音:“周黎梦,周黎轩,开门也!”

  一个过路的邻居吓得脸部肌肉痉挛,条件反射般捂住耳朵,一溜烟跑下了楼。

  这招果然灵验,话音刚落没几秒,门乖乖打开了半条缝。

  “汪汪汪……”一条白色的小博美冲出来迎接主人,雪白的长绒毛把眼睛遮挡得只剩下两个黑点,它的身体就像一个圆球,非常的萝莉,宛如冰天雪地里的一个雪球。它调皮地滚到主人的脚边,撒娇般咬主人的裤角,眼睛盯着主人手里的袋子,凭着它敏感的嗅觉已经感应到袋子里的食物了。

  周亦扬弯下腰和它握手,抚摸着它圆乎乎的小脑袋:“小雪球,看家辛苦了,待会午餐会很丰富,我带了你最喜欢吃的鱼肉罐头。”

  听到有鱼罐头吃,小雪球笑歪了嘴,它直立起身体,兴奋地伸出前爪去抓主人的袋子。

  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探出小脑袋,只见他额头缠着一根红绸带,右脸边画着一只小猪头,左脸边画着一只四不像的小动物,身披着一件天蓝色质感很好的绒布,正“嘿嘿”地冲着周亦扬傻笑,露出一只尖锐的小虎牙。

  “噢!我可怜的天鹅绒窗帘,我三千元的血汗!”周亦扬发出绝望的声音,一双眼睛猛的喷出两团火,额头上的青筋鼓起,头部升起一股火焰,脖间的玉如意跟着变成了一团火焰。

  小家伙闻到了火焦味道,马上瞪起玻璃球般的圆眼睛,昂着小脑袋,危言耸听地劝言:“老爸,息怒,快息怒!你要是在发火,胡子就会如杂草丛生,有哪个女人敢嫁给你,你答应给我们找新妈妈的美好愿望就会泡汤了。”

  淡定!周亦扬深吸一口气,努力提醒自己做一位慈祥的老爸,他压制住怒火,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一时间惹的面目皱褶四起:“黎轩,能告诉老爸你这是在做什么吗?”

  “我和姐姐在扮演话剧,她演一个武功高强的侠女,我演一个传说中的猪头大侠,我会飞檐走壁,专打坏人,我每杀一个坏人就在坏人身上画上一个猪头。”

  周黎轩描述起来可谓是手脚口一起并用,电视剧看多了,这个小家伙常常会进入角色,他的嘴里发出“哼哼哈哈”的声音,翘起左右腿,亮出了一套不知名的拳脚。

  周亦扬的视线被其糊弄的眼花缭乱,随着对方一声“看镖!”,一个白色的东西穿梭而来,刚好顺着他的衬衣领子进入其内,凉冰冰冷飕飕,原来是一快冰棒!

  小家伙的嘴巴惊讶成了O型,嘴里发出“砸砸”的音调,不禁赞叹自己:“妈呀,想不到猪头大侠的飞镖绝技,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炉火纯青?我现在让你的屁股炉火纯青?我非把你打成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不可!”周亦扬火冒三丈,立即掏出冰棒,抬手去拧他的屁股。

  小家伙的身体像条鲤鱼,“跐溜”一下跑回自己房间,门“啪”的一声关上了,门上晃动着的小骷髅在对着周亦扬得意地笑。

  “妈的,这小子真是无师自通,连凌波微步都练成了?”周亦扬气愤地揭掉雪糕纸,对着冰棒狠狠地咬了一大口,真是透心凉,凉到了心田,他的头跟着直打颤,鼻子和嘴直冒冷气。

  他正计划如何摆出父亲的威严,给小魔兽一点颜色看,不料门却被周黎轩反锁了,他对着门上的骷髅狠狠一个巴掌,气呼呼地大叫:“小魔兽,有本事你吃饭也别出来!”

  要收拾这个小魔兽可非易事,软硬兼施效果都不佳,必须要找一个好的对策出来。

  周亦扬呲牙咧嘴对着另一扇挂着猫头鹰饰物的门大叫:“黎梦,快出来帮老爸整理东西。”

  门开了,一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背着手走了出来,她一双大眼睛乌溜溜地转动着,皮肤白的像雪,她对着老爸鞠了一躬,发出了小蜜糖般的声音:“欢迎老爸同志下班回家。”

  阳台上传来一声雷人的叫声:“老爸下班了,老爸下班了。”

  周亦扬对其吹了一个悠长的口哨,“小鹦哥,看家辛苦了,一会也有你的奖励。”,

  金丝笼里的小鹦鹉浑身绣满漂亮的花纹,背上五颜六色的羽毛就像穿了一件迷彩服,腹部的羽毛像浅绿色的小肚兜,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小东西。只是它的小舌头相当笨拙,在周家呆了三年只会说这一句话。

  周亦扬把食物一样样放到茶几上,对周黎梦说:“吐司,香肠,番茄酱,牛肉,鸭头,烤鸡……帮我把这些熟食分类整理到冰箱里去。”

  周黎梦以刚才的姿势背着小手,小鸡琢米般点头,就是不见有所行动。

  “黎梦,你的手被绑架了吗,快帮老爸整理东西啊。”

  小雪球“汪汪汪…..”叫个不停,调皮的伸卷着它红嫩的小舌头,跑到了周黎梦的身后,像是在呼唤什么东西。

  周黎梦的小脸像变魔术似地,笑一下闪一下,闪一下笑一下。她缓缓地伸出手来,一个花色毛茸茸的小东西对着周亦扬扑过去,原来是一只小鼯鼠!

  “上次去宠物商店,人家就看上这只小鼹鼠,却被小气的老爸拒绝了,我就用零花钱给买了回来呗,怎么样老爸,实物版的小东西更可爱吧?

  “可爱,相当的可爱,黎梦,你真是有才。”周亦扬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他想抓住女儿的小辫子大声呵斥,想捞起小鼯鼠从6楼扔下去,可是,这些也都只是想象,具体实施出来具有一定的难度。最终还是无奈地叹气,语气也变得柔和:“黎梦,家里已经有一只狗,一只鹦鹉,还会偶尔从下水道过来一两只老鼠,你现在又弄了只鼯鼠来,你存心想让家里变成动物世界吗?”

  周黎梦将小鼹鼠贴在脸上,电眼娃娃般对着周亦扬闪眼睛:“我们家小雪球好孤单,它想和小鹦哥做朋友,没有能耐跳那么高,想和老鼠做朋友,你又把下水道给封死了,我只有给它找一个地上跑的动物作伴喽。老爸,拿出你的爱心来好不好?”

  周亦扬一时之间找不出话来反击,只有在心里急呼:“万能的神啊,就算我这一辈子讨不到老婆都没关系,千万求你让这两个孩子让我省心一点。”

  周家这两个古灵精怪顽皮捣蛋的孩子,整日上窜下跳,恨不得上房揭瓦了,不把家里弄个鸡飞狗跳誓不罢休。这些年把周亦扬的脾气都磨完了,他百般无奈地摇头摆手,摆手摇头,钻进了厨房。

  七年前,小魔兽的老妈赵颜宁抛下这个家,嫁入另一个家。面对前妻无情的抉择,周亦扬无恨无怨,还把美好的祝福送上,两个人友好的把红证换成了绿证。

  从此,这对古灵精怪的小魔兽,把他折磨于水深火热之中,单身父亲的日子就像被雨水冲垮的小桥一样难过,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其中滋味。为了给他们找到合格的老妈,他不惜参加过N次鹊桥会,却屡屡失败告终,凭着他的络腮胡风采虽然吸引了不少女人,可一涉及到两个孩子,她们都像集体商量般,眼皮一翻,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