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这名客人是桐城最尊贵的客人

洛南初推开酒店房间的大门的时候,还是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

  装潢精致高雅的总统套房,光线昏暗,一盏孤灯在天花板上洒下暖橘色的光芒。

  浴室里传来水声,那名客人应该是在洗澡。

  洛南初想了想,走到了落地窗前那张黑色的大床前乖巧的坐下。

  她脑子里想起解铃送她上来的时候跟她说得话。

  【这名客人是桐城最尊贵的客人。】

  【你把他伺候好了,包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初夜费一百万,五五分账,记得明天一早打到我的卡里来。】

  “咔哒”。

  浴室的门开了。

  思绪瞬间停顿,洛南初回过神来,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收紧。

  她有些紧张。

  虽然已经走投无路到了这种地步,但是想到等下跟她上床的男人如果是个中年大秃顶,或者是大腹便便的油腻男人,她怕自己会在上床的途中被恶心的吐出来。

  做好心理准备,她抬起头,看向浴室里出来的男人。

  在视线触及那个人的脸的时候,洛南初黑色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她愣在当场,片刻之后反应过来,嘴唇紧紧的抿住了。

  面前的男人高大精瘦的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浴袍,腰带虚虚的系着,露出大半个健硕的胸膛。

  有水珠顺着他完美耀目的脸庞流淌下来,顺着脖颈流入他形状优美的性感锁骨下面。

  与她想象中的大腹便便的男人或者中年大秃顶所差很远,对方称得上是俊美绝伦。

  年轻,矜贵,高雅。

  符合任何人梦中情人的长相。

  她不禁想起了解铃对她说的话。

  【这名客人是桐城最尊贵的客人。】

  呵,桐城最尊贵的客人。

  呵!

  洛南初的唇上,缓缓勾勒出一丝尖锐的讽刺。

  她盯着面前的男人,如墨一般的眸子里凝聚出一丝怨毒。

  半年前,桐城首富破产,女婿联手外人买下了他名下所有抛售的股份,公司名字一夜之间易主,首富气急攻心脑溢血,女婿以付手术费的名义逼老婆跟他签下离婚协议,成功与那个白痴女人离婚。

  那个白痴老婆就是洛南初。

  是的,三年前,她引狼入室,让傅庭渊步步夺权,成功夺走了她的公司,害得自己父亲变成了植物人,自己被净身出户,朝不保夕,甚至走投无路到要用出卖初夜来换取父亲和弟弟的医疗费的地步!

  洛南初死都想不到,在“暗夜”花了五十万买她初夜的男人,竟然是傅庭渊。

  她看着男人信步走到她的面前,微微垂眸看向她,绯红的薄唇缓缓露出一抹浅笑,“初初,好久不见。”

  他笑起来,堪称温柔。

  这样一个男人,值得任何一个女人为之心动。

  当初洛南初就是被这张温柔面皮所迷惑,一头扎进傅庭渊这道深渊里,一门心思要嫁给他,不撞南墙不回头。

  而代价……代价太惨了……

  她毁了洛家,让自己的父亲变成了植物人,自己的弟弟没钱治病,妹妹甚至连书都读不下去。

  洛南初握紧了手,低下头从床上站起来,闷不吭声的往外走去。

  她不知道傅庭渊买下她是什么意思,不过是另一场羞辱。

  傅庭渊确实有报复她的条件。

  当年他跟白芷颜情投意合,她不择手段拆散他们,逼着年少轻狂心高气傲的傅庭渊娶了她,三年,他步步谋划,终于大仇得报,她这个跳梁小丑也终于下马,有情人终成眷属,她洛南初从首富的女儿沦落为了小姐,真的是皆大欢喜的故事。

  洛南初走到门口,手指握住了门把手。

  傅庭渊的声音悠悠的从身后传了过来——“我记得花了一百万买了你今夜吧?”

  洛南初在门口站定,然后转过身去,她脸上的表情很平淡。

  “我不卖了。”

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问题,
请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

确定